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章 头条2.2
    头条2.2

     今天是念展颜来练功房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 早上七点,她准时来到别墅门口,莫筝迟到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 趁这一小时她已经将随身物品放进了别墅。柳总并没有说要念展颜学习多长时间,不过念展颜知道电影在三个月后开拍,也就是说,她有三个月可以学习表演。

     她不喜欢麻烦,她也一向听话,既然公司为她准备了地方,她就没有每天再从家里过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 其实说是家,也只能算是个住所,因为她现在住的那房子是租的,公司替她掏钱,她从普通的公寓搬到复式最后住进现在的别墅,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念展颜从不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 公司前两天陆陆续续为她打理好这栋郊区别墅的房间,必用家具也按着两人的喜好准备齐全,念展颜只需带些随身衣物就可入住。

     不过她倒是没想到,莫筝不跟她一起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 莫筝只背了双肩包一侧肩带,另一侧肩带搭在后背上,这样的背包方式有点随便,不过莫筝的姿态一点不随便。她高傲的走过来,用她惯有的表情审视念展颜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回以目光直视她。

     两人僵持了几秒后小高这个没眼色的助理总算发现了点端倪,硬生生□□一句话:“念小姐吃了吗?我买了多一份早餐。”

     沉默的气氛被打破后,却是更长的沉默。

     念展颜不想承莫筝的这份人情,实际上也不能说是人情,顶多是她的好意,尽管这好意并不是经莫筝授意而得到的。

     既然对方没有和她交好的意思,她只需要不得罪莫筝就行了。

     “不用了,姐姐和小高吃就好了,我在家吃了饭来的。”念展颜笑着说。

     莫筝看了她一眼,既没点头也没说话,径直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 此刻,念展颜坐在餐桌旁喝水,莫筝坐在她对面吃早餐。

     早茶品种颇多,且每一样都是两份。

     “你吃了吗?”莫筝问的不是念展颜,是站在她身侧从外卖袋子里往出拿餐盒的小高。

     小高愣了一下才反应上来:“没呢筝姐。”

     莫筝低下头吃她的叉烧包,语气平淡:“那你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谢谢筝姐。”小高高兴地坐下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又无所事事了。

     等莫筝来,莫筝来了,又等莫筝吃完饭,她这一早上的时间都耗在了“等”上。

     念展颜没有表现出一点点不满意,这在莫筝看来是念展颜的演技超凡。

     莫筝吃饭吃得非常细,时间也就理所当然的非常长。

     她吃得不算少,起码在女明星里来说,绝对可以算得上是随心所欲了。

     一份叉烧包,一份虾饺,外加一碗南瓜粥,最后又吃了一杯牛奶布丁。

     莫筝擦擦嘴,看着对面一直在玩手机的念展颜:“你不知道先去压压腿吗?”

     念展颜抬头看她:“那我去压腿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起身的瞬间椅子被拖出一段距离,和地板摩擦产生出一声沉闷的噪音。

     其实声音不大,甚至可以说很小。

     可莫筝不喜欢这种声音,她对所有事情的都把控得很严苛,就连噪音也似乎是有一定的标准的。又或者是因为她心里讨厌念展颜?故意找她茬?

     但是莫筝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。她不认为一个念展颜能决定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 她要是想在影视圈里碾死念展颜,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。

     “下次别把椅子弄出这么大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望着她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 叶知秋醒了,她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不过不是酒店。

     房间里的装潢一看就是有品位的人布置的,虽然这主人可能有些不好相处。

     她在卫生间里稍作洗漱,简单的洗了个澡,打开门走了几步便看到楼下客厅里有人在看电视。

     她不认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 叶知秋头还有点痛,应该是醉宿的缘故。

     那个女人看她醒了,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 “你醒了?”女人站起来望着楼上的她。

     叶知秋问:“你是?”

     “哦,我是莫埙,你还记得我吗,莫筝的妹妹,昨天吃饭回来你醉了,我擅作主张带你回来了,你不会不高兴吧。”莫埙说。

     叶知秋倒是没想到这层,那么看来是眼前的这位小姐无意中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 她之所以喝得那么醉,是她以为王总一定会爬上她的床。

     叶知秋的性子清冷,平日表现出的开朗乐观不过是她的面具。

     她走下楼梯,笑着说:“那谢谢莫小姐昨晚的照料了,我喝醉酒以后肯定很烦人吧。”

     莫埙的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:“没有没有,你只是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们吃饭吧。”莫埙说。

     叶知秋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两个人吃着饭,莫埙有一搭没一搭的问她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 “我有个朋友很喜欢你,能给她签个名吗?”莫埙的话让叶知秋有些惊讶,她没想到明星的妹妹也有追星的朋友。

     叶知秋微笑:“当然可以,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 “叶小姐是北京人吗?”莫埙又说。

     “不是,我家是成都的,这次参加比赛也是陪朋友报名的。”

     莫埙笑:“然后叶小姐晋级了,朋友淘汰了是吗?”

     叶知秋内敛的笑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“这话我几年前总在选秀节目上看到,没想到叶小姐这么见外,连个原因都不透露,哎,还以为我能和你交个朋友,看来你是没有和我深交的意思了。”莫埙失落的说。

     叶知秋没想到莫埙的话会如此直白,她面色无常的解释,看不出一丝虚伪:“别人可能把这借口都用烂了,可我没有骗你,我还真的是陪朋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莫埙跳过了这个话题:“那叶小姐多大了?”

     叶知秋报之一笑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 “二十?二十二?”

     “二十三,你呢?”

     “二十五,大你两岁。”莫埙说。

     叶知秋:“没想到莫小姐比我大,看莫小姐也不过二十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莫埙挠挠自己的黑色短发,有些不好意思:“是吗,大家都说我跟长不大一样。”

     叶知秋觉得这莫埙心无城府,就和刚入学的大学生似的容易脸红,张口便问:“莫筝小姐很疼你吧,她应该就你这一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 一提到姐姐,莫埙十分自豪:“嗯,姐姐对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 “莫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叶知秋觉得这样说似乎唐突了,忙又补上一句:“不方便的话不说也行。”

     这个话题莫埙就显得有点不自在了,她吞吞吐吐的说:“嗯……现在还没工作,不过我姐让我找点事干,我打算开个店卖衣服。”

     叶知秋来了兴趣:“开店卖衣服?自己设计?看来莫小姐是学服装的。”

     莫埙的声音低下去,眉眼也一并垂了下去:“也不是学服装的,就自己瞎折腾,不赔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叶知秋本想说一句以你的身份只要让莫筝当你的模特肯定稳赚不赔,但是她觉得这么说似乎有点低看莫埙的意思,于是话到嘴边改了口。

     “那莫小姐可要努力才行。”

     莫埙看叶知秋浅笑着,一瞬间被她的笑容晃了眼。

     叶知秋长得并不算很美,不过别有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 一头乌黑长发,眼睛漂亮有神,皮肤白皙细腻,要说缺点,就是脸上的肉比大部分明星多了些,不过和普通人比还是很瘦的。

     她是选秀歌手,长相没有声音重要。

     叶知秋的音色很好,嗓音带点中性,高音低音都可以驾驭,虽然比起职业歌手还缺些火候,不过也是有唱功的。

     看叶知秋看得久了,莫埙发现了自己的失态,连忙收回有些肆意的目光:“嗯,会、会的。”

     叶知秋看莫埙脸红结巴的样子,觉得这女孩倒挺可爱,和她姐姐还真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性格。

     大概就是因为莫筝太强势了,她妹妹才被她保护的这么好,这样一想,叶知秋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 吃过早餐后叶知秋说要回去,莫埙提议送她,叶知秋没反对。

     临下车时莫埙要她手机号码:“叶小姐,我朋友下次来北京想请你吃饭,你能留个电话吗?”

     追求叶知秋的人不少,男女皆有,她大方的给了莫埙自己的私人号码:“这是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 莫埙记下,存了名字,“那她来了我请你们吃饭!”

     叶知秋笑笑:“行啊,谢谢你的早餐。”

     莫埙挠挠头,似乎是不好意思:“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 叶知秋是以为莫埙在追她的。

     莫埙却是着实没想着追她的。

     因为她只想着下次julia来了北京,自己可能就要失去julia这个“朋友”了,要怪也只能怪julia喜欢长发大胸御姐,谁让自己是短发贫乳呢?而且是julia最瞧不上的森女风。

     没错,莫埙的穿衣风格很成熟,可是她的脸很显小。

     可是叶知秋的胸围……也不怎么大啊。

     想到叶知秋的胸围,莫埙的脸马上烧了起来,朋友妻不可欺,不可欺。

     默念了两遍她才驱车返回莫筝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