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8章 头条4.8
    头条4.8

     念展颜一愣,这话怎么听都有那么点暧昧,“莫小姐何出此言,我是怕你不喜欢玫瑰。”

     莫筝反问完念展颜也是自觉失言,好像自己是在和陈晗升争风吃醋,未免有*份,所以她就顺着念展颜的台阶下来了,莫筝带着笑盯着念展颜的双眼,“喜欢,——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 莫筝勾起嘴角时的表情让念展颜的心跳漏了半拍,竟然不知不觉的笑了一下,这一闪而过的笑容被莫筝收入眼底,在念展颜临走时嘱咐她:“明天午餐时来我化妆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 那句意味深长的“很喜欢”让这天晚上的念展颜揣摩了很久,直直揣摩到夜里十二点半才被迫入睡,当然,第二天的她自然是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的剧组。

     当然,让她失眠的又何止“很喜欢”这一句,后面那句“午餐时来我化妆室一趟”也是被她期盼了许久。

     所以一到午休时间,念展颜就和助理打了招呼,去往莫筝的化妆间。

     她敲了门,莫筝很快回应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推门而入,首先吸引了她的是莫筝房间里的饭香味,紧接着是莫筝刚刚出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莫筝披着湿漉漉的长发转过身来,注视着念展颜,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 这句话的语气让念展颜觉得耳熟,细细想来似乎是十分熟捻才会这样开口,这样的念头让她的心底泛起一层涟漪,连带着脸色也红润了些许。

     莫筝看到念展颜莫名的脸红了,慢慢的靠近了她几步,直到两人鼻尖相抵时才停下。

     “怎么脸红了?可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。”莫筝边说边抚上念展颜的脸,轻轻的摩挲着。

     念展颜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,眼神飘向别处,“没。”

     莫筝弯了弯嘴角,牵了念展颜的手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被莫筝拉着来到茶几前,发现原来进门时闻到的饭香味来自这里。

     “你叫的饭。”念展颜说。

     莫筝自顾拉了椅子坐下,拿起玻璃杯喝水:“我很喜欢这位师傅做得饭,特地叫小高请来做饭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犹豫了片刻,还是选择坐到了莫筝的对面,酝酿许久:“莫筝。”

     在听到念展颜叫她名字的那一刻,莫筝有些意外,不过是一声稀松平常的“莫筝”,可听来却有些不同,像是带了莫名的感情在这二字中。

     莫筝看向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念展颜心中百转千回,想问她一句“你待其他女人也像待我这般吗”,这句话在念展颜心底反反复复说了几遍,一句比一句的声音更大,可就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 似乎是发觉了念展颜的心理活动比较频繁,莫筝说:“有什么想法,直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 得到莫筝的肯定,念展颜沉了口气,也许是下了很大的决心:“你对别人也这么体贴吗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你是第一个来我房间吃饭的人。”莫筝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 语句的措辞没有问题,表达方式也没有问题,念展颜觉得她应当窃喜被莫筝特殊对待,可由于莫筝面无表情,导致她有些不能确定这样的特殊对待于自己来说是喜是忧。

     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来表示感谢呢?

     还是应该绕开这个话题?

     “尝尝吧,看你并不太习惯吃盒饭。”莫筝夹了一颗青菜到念展颜碗中,又添上一句:“以后来我这里吃饭,我叫师傅跟剧组了。”

     理智告诉念展颜,她似乎应该对莫筝的好意保持怀疑态度,可嘴角还是不由控制的向上扬了扬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莫筝看到念展颜不多见的微笑,心情大好,“嗯。”

     于是,念展颜的小灶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,但凡到了用餐时间,念展颜就进了莫筝的房间,渐渐地,念展颜莫筝不合的传闻也就不攻自破了。

     这日晚餐过后,莫筝邀念展颜去她房间品酒。

     “朋友送了一瓶不错的红酒,有兴趣一起喝吗?”莫筝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得很是灿烂。

     念展颜点点头,“不打扰的话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 偏偏这天晚上的戏拍到十一点才结束,这样的时间去莫筝的房间喝酒,是有点不太合理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在自己房间内踱了几个来回,依旧没有想好应该如期赴约还是改日再叙。

     就在她左思右想的时刻,莫筝的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 念展颜看着手机屏幕上方正的“莫筝”二字,迟疑了半晌,她在想,如果自己接通了这通电话,那这场约是不是就变得势在必行了。

     “莫筝?”念展颜说。

     莫筝的嗓音有些慵懒,“怎么还没来,我这都泡了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泡了半天?”

     莫筝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:“泡澡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听到这两个字的瞬间,脑补出了莫筝洗澡的画面,一时间面红耳赤,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,好在莫筝并没有看出她的窘迫,继续说了下去:“还是你今天想早睡,我们明天再喝?”

     “不用,我现在过去。”然而说完这句话,念展颜又觉得自己的回复是不是太过轻浮,会让莫筝认为自己很想和她独处?但很显然,莫筝没有再说下去,而是挂了电话,这不由得让念展颜叹了口气,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 莫筝挂断手机,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,拿起口红,特意选择了偏正红的色号补了妆,又松了松一头长发,在空气中喷了淡香水。

     门铃被人从外按响,莫筝清楚,这大概是念展颜到了。

     开门的瞬间莫筝还是愣了一下,虽然对念展颜的到来早有预料,不过没想到她没穿白衣服,而是穿了一身黑色长裙,妆容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,更加成熟,大概是她选择了和自己相似色号的口红。

 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莫筝自然而然的把念展颜领到了吧台旁,“随便坐,我去拿酒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有一点紧张,她很少和陌生人独处,而且是在这样的深夜。

     酒店,红酒,美女。

     会让人浮想联翩,即使自己同样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 这样的紧张主要表现为手心出汗。

     念展颜觉得现在自己的手潮湿的已经可以直接使用洗手液了。

     幸亏莫筝并不会拉她的手,也就让她的紧张感有处遁逃了。

     莫筝坐到念展颜旁边,两人相距不过五十公分,这样寂静的夜,呼吸声显得格外明显,两人呼吸时的每一个频率,莫筝都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 沉默了大概几秒钟,莫筝注视着念展颜的唇,地给她一杯红酒:“尝尝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微微笑了笑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拿着酒杯,端详了这杯酒几秒,才慢慢的将玻璃杯递到唇边,慢慢的喝下一小口,让红酒缓缓流入喉咙,最后在杯沿上留下自己的唇印。

     在这期间,莫筝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停在念展颜的唇上,显然,她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喝酒时闭上了眼,当她再次睁开眼时,正对上莫筝痴痴的眼。

     尴尬这两个字在这里发挥了最大的作用,念展颜被莫筝这样长时间的注视弄得有一丝不知所措,就在她想起可以提问莫筝一些关于红酒的问题时,莫筝已经抢先一步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莫筝靠过来了,轻轻地,慢慢的。

     念展颜不知道莫筝想做些什么,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停止运转。

     莫筝是要……做什么?

     想到了些什么,可是又不敢再细想。

     因为这个举动的深层含义被人赋予了另一种感□□彩,而当她和莫筝上升到下一层感情时,所有的事情都将被打乱。

     不可以是接吻。

     这是莫筝靠过来时念展颜脑中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 大概是坚定的吧,哪怕在这一瞬间,她有过动摇,也要认为这是坚定的,不可改变的想法。

     莫筝终于还是靠过来了,而就在前一秒打定心思不会接吻的念展颜闭了眼。

     五秒钟后,面前的人似乎离开了,连带着手中还剩了一口红酒的酒杯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小心翼翼的睁眼,看见莫筝正拿着自己的酒杯不紧不慢的晃着,她将酒杯递到唇边,特地转到了留有唇印的那一边,让自己的唇对上那个痕迹,凝视着念展颜,仰起头喝下了仅剩的一口酒。

     念展颜慌张的躲开了莫筝投来的深情目光,却独独忘了她在这一瞬间已完成了和莫筝的间接接吻。

     是有意的罢,莫筝是在故意表示些什么吗?

     念展颜心里说不出的乱,她不确定这样的感情是不是应该发生,抑或只是自己在胡思乱想,可莫筝的一系列做法,真的又是发乎情止乎礼吗?真的就没有一点点能让自己误会的地方吗?

     莫筝又靠过来了,这次她又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 莫筝渐渐的靠近,唇停在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 “闭眼。”莫筝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 一阵热气漫在了念展颜的耳边,让念展颜不能自已的闭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