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0章 头条2.12
    头条2.12

     次日七点,三层独栋别墅。

     念展颜一觉睡到自然醒,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 她看看手机,七点整,一日之计在于晨,可以读会儿书。

     于是她拿起床头的小说,接着之前看过的部分继续

     没两分钟的时间,房门被人敲响,不用想也知道不是小高就是莫筝,不过碍于两人的身份,是小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。

     念展颜披了一件过膝黑色薄针织衫,下床开门。

     她的睡衣是一条白色丝质长裙,柔软舒适,初春的温度本不适合穿这条裙子,不过就算停了地暖,还有中央空调,使得她可以这样搭配。

     她打开门,果不其然,是小高没错。

     “早啊念小姐。”小高笑着对她道早安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回以微笑:“你也早,昨晚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 虽然只比小高和莫筝多住过一晚,但她已将自己视为这栋住处的主人,确实是主人,莫筝和小高不常住,要不是因为昨夜天色太晚,她们根本不会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 小高说:“挺好的,念小姐吃什么?我正在做早餐。”

     “面包就可以了,谢谢。”念展颜微微颔首,以示感谢,然后目送小高离开,这才关门去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 “她吃什么。”问话的是坐在客厅看早间新闻的莫筝。

     “面包,筝姐你呢?”小高问她。

     莫筝的视线从电视屏幕上飘过去,看她一眼:“一样。”很快又回到电视上。

     念展颜从楼上下来时莫筝已经坐到了餐桌前,她端坐在那里,手边是还没有完全黑了屏的手机,界面好像停留在……微博上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坐下来,主动开口说话:“早啊莫小姐。”

     孺子可教也,念展颜终于不叫我筝姐了,回到同龄人地位的莫筝满意的笑了一下:“早啊展颜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问完好后顺便看了一眼莫筝的手机,“莫小姐一大早起来就刷微博,对粉丝真上心,你粉丝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很少主动和人说话,在圈内也是有名的“纯情高冷”形象,还从未听说过她主动夸奖过别人,莫筝听到念展颜的恭维,心里暗喜,就连接下来的话也没有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:“平时工作忙,趁着现在有空看看粉丝的评论,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 之后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旁边的手机。

     什么?!竟然不是我的认证账号?

     原来莫筝刚才看的一直是关注了念展颜的那个小号,最上面一条微博还是念展颜昨晚发的钢琴视频。

     莫筝心虚的偷偷瞄念展颜,祷告不要被她发现,这不看还好,一看真看出了问题,念展颜正紧紧地盯着莫筝的手机看。

     “你,你看什么?”莫筝问她。

     然后马上将她的手机翻了过去,屏幕重重的压上了餐桌桌面。

     念展颜的视线慢慢收回,挪到她面前的那杯热牛奶上,她端起牛奶,轻轻地吹吹,看着莫筝:“你的那条微博有点眼熟。”

     莫筝心虚的眼神乱飘,支支吾吾道:“嗯……现在段子手太没有节操了,就知道哈哈哈哈转发,关注十个九个都发一样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点点头,拿起面包片准备夹荷包蛋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这顿饭吃得担惊受怕,念展颜吃没吃好莫筝不知道,反正她莫筝是食之无味,一直在想念展颜到底有没有看到她发的视频。

     念展颜吃好后上楼换衣服,莫筝还坐在椅子上想这件事。

     “筝姐,你不换衣服吗?”小高好心的问她。

     莫筝的思路被小高打断,不耐烦地说:“去去去,洗你的碗去!”

     小高撇撇嘴:“知道了筝姐。”

     小高走后,莫筝接着想这个问题的解决之道。

     首先需要知道的是,念展颜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屏幕上的东西?

     如果她没有看到,那自己再主动去问,岂不是会引起她的怀疑?

     可要是自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念展颜会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 这个问题就像卡在莫筝喉咙里的一根鱼刺,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,难受,膈应。

     她摸了摸喉咙,觉得口似乎有些干,拿起水杯喝水,咽下去一点点,冰了,她放下水杯,站起身,拿着杯子想去倒水。

     她端着玻璃杯在原地转了两圈,没想起来饮水机在哪里,忽然想到厨房应该有直饮水,然后直接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 厨房里小高还在洗碗,见莫筝进来了,睁大眼看她:“筝姐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 莫筝正为念展颜微博的事心烦,被小高一喊叫打乱了思绪,更加心烦意乱,她瞪了一眼小高,没好气的说:“喝水!”

     “啊?客厅不是有吗?”

     “没找到。”莫筝说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小高想说点什么,可莫筝是她的顶头上司,她张了张嘴,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又忽的记起冰箱里的矿泉水来。

     小高一拍脑门,指着冰箱门说:“冰箱里有矿泉水。”

     莫筝微微点头,顺手将玻璃杯放到桌上,扭身去开冰箱门。

     冰箱里被放入了整整齐齐的十几瓶矿泉水,什么牌子的都有。

     “水的牌子真多,难得你细心一回。”莫筝赞许小高。

     小高的嘴咧到了耳朵根,笑得像花似的:“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莫筝挑了一瓶水,拿出来,关上冰箱门,拧开盖子正打算喝,小高接下来的话让她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 “其实这些水都是念小姐买的,我没她那么细心。”小高边洗碗边说。

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莫筝张开的嘴停在了瓶口边上,二者相距不过两公分,可这水她就是喝不下去。

     北京这地方真邪,脑子里想什么来什么,这水还是念展颜买的?

     她又将嘴向前凑了凑,碰到瓶口那一刻,脑袋还是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这感觉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 看来无论如何她都喝不下这水了。

     而且这水更冰,我要喝的是热水,她这样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 莫筝将矿泉水瓶子重新放进冰箱里,关上门,环视了厨房一圈,看到那只刚刚被自己抛弃的空玻璃杯,叹了口气,拿着杯子递到水龙头下面接直饮水。

     小高洗完最后一只碗,发现莫筝没喝自己告诉她的矿泉水,反而是在接直饮水,大感奇怪:“诶?筝姐你怎么不喝矿泉水。”

     莫筝接水的那只手一顿,等了一会儿才说:“凉。”

     最终莫筝还是喝了直饮水,可当这常温的水进到嗓子里,莫筝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经不渴了。

     水喝了两口就被她扔到了一旁,她决定去二楼换衣服。

     她走到衣帽间,庆幸公司之前让她送点衣服过去时她为了做样子,还真的放了几套衣服过来,现在这些衣服正好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 偶尔住在这里的感觉,应该也不赖吧?

     这个灵光一现的念头让她莫名其妙,我为什么要和念展颜那个圣母住在一起?

     监督,对,就是监督,我不能让她学得太刻苦太用心了,但也不能完全不教她,万一被公司发现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 哎,当个好老师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莫筝耽误了一会时间发呆后,很快就换好衣服去往练功房。

     她到练功房的时候念展颜已经在单杠上压腿了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说,念展颜小小年纪就能独占音乐榜榜首不是没有道理的,她勤奋,努力,态度认真,最重要的是听话。

     自己这样对她,刁难她让她压一天的腿,不给她吃肉和主食,故意在菜里多放辣椒,她都不敢发出一点点抱怨的声音,是说她圣母好呢还是说她有眼色怕得罪自己呢?

     她的视线在念展颜身上停留的有些久,以至于当念展颜看着她的时候她还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“莫小姐来了。”念展颜微笑着向她打招呼,笑容里带着亲切和敬意。

     她会尊敬自己吗?不会。

     莫筝盯着她的脸看了两秒,没发现一点点破绽,念展颜是演技派吧?说她不会演戏,谁信。

     莫筝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她沉着脸说:“嗯,压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真的像一个尽心尽责的严师,至于念展颜是不是一位高徒,就必须交由时间去考验了。

     念展颜的视线向上挪去,看着挂在墙上的表,在心里算了一下,说:“半个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 莫筝道:“差不多了,跟我做形体练习吧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听了她的话,把腿从单杠上放下来,却没有站在镜子前等待莫筝指示,而是径直走向莫筝。

     莫筝看她一反常态,向自己走来,越来越近,心下大惊,难道是念展颜要来问自己微博的事了吗?

     她还在胡思乱想,可念展颜早就与她擦肩而过,站到了矮柜跟前。

     莫筝的眼睛盯着念展颜,等待她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 念展颜拿起她事先放在矮柜上的矿泉水,拧开,喝下它。

     奇怪,今天的这瓶水似乎是被人打开过?

     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扭开了。

     莫筝看到念展颜只是喝水,悬着的心马上放了回去,等一下!

     她……她喝得那瓶水不是我今早差点喝了的那瓶吗?

     她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,是因为冰箱里这个牌子的水,只有这一瓶了。

     这瓶水自己不仅打开了,还碰了嘴,现在念展颜喝下它,是否意味着我们……间接接吻了?!

     oh*!

     莫筝在心里骂了一句,我不要和圣母颜接吻。

     念展颜的话灌入莫筝的耳朵,“这水你和小高谁打开过吗?”

     莫筝还在走神,她好像没听到念展颜的话。

     “莫小姐,你脸怎么红的这么厉害?太热了吗?”念展颜拿着矿泉水走过来,手背触上她的额头,“好像是有点热,你不会生病了吧。”

     莫筝的心一揪,失焦的视线重新聚焦,落到念展颜拿着的那瓶水上,脸似乎红得更厉害了,她咳嗽了两声,别开眼,迫使自己看着矮柜而不去看念展颜,还有那瓶水。

     “可能太热了吧。”莫筝说。

     念展颜点点头:“是有点热,这空调温度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 场面陷入僵局,两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来暖场,就在这时,莫筝的手机解救了她。

     听到手机铃声,她快步走过去,拿起放在矮柜上的手机,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是李海洋。

     她滑开屏幕:“海洋。”

     李海洋的声音很是激动,他抑制不住的兴奋道:“小筝!那个男的进了初试了!”

     “哪个男的?”她问。

     李海洋说:“就是那个叫陈晗升的台湾歌手啊,你不是看上他了吗,现在他进了初试,我是不是可以私下找他谈了?”

     莫筝哦了一声,她想起来了,之前海洋说这个男的演戏有灵气,是个可以提拔栽培的好苗子,自己还说想签了他来着。

     就是这句“看上他”说得有点不对劲,谁看上他了啊!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莫筝说他:“谁看上他了啊!你说话注意点影响。”

     念展颜只听了这两句话,已经大概猜到了前因后果,八成是莫筝看上了某个男人,但是又碍于身份和面子不好自己打听,于是让别人帮忙打探一下情况,现在对方来了消息,她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一定是因为有自己在场的缘故,引得莫筝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念展颜知趣的悄悄地退了出去,她走到门口,跨过防盗门的门槛,带上防盗门,站在外面等候她打完电话。

     不过念展颜的动作并没有讨得莫筝的欢心,她很快就发现了念展颜的不对劲,她出去干嘛?

     是听了自己的话误会了什么吗?

     刚刚觉得它来得是时候,莫筝马上就发现自己错的太离谱,这通电话来得……太——不——是——时候了!

     李海洋的话又从听筒那边递过来:“哎呀就这么一个说法,你较什么真啊?我的莫筝莫大影后,您倒是订个日子啊,你发了话,我好和那小鲜肉商量去。”

     “他多大?”莫筝抓着李海洋话里的“小鲜肉”问。

     李海洋那边传来翻阅纸张的声音,那是李海洋在查看他的工作笔记。

     李海洋是一个负责任的经纪人,他对待工作认真执着,同时又处事圆滑头脑精明,和他共事,莫筝很满意,如果她的经纪人是小高,恐怕自己每天都要操-上一百八十颗心了。

     “二十五……台湾人,从小在美国长大,毕业于……茱莉亚音乐学院,哎,还别说,和念展颜一个学校呢,这圈子真小。”李海洋接着说。

     二十五岁,和念展颜曾在一所大学读书。

     莫筝马上抓住了李海洋话里的重点,她立即问道:“那他和念展颜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李海洋那边停了几秒,然后才说:“应该……不认识吧?学校那么多人呢,谁和谁一定认识啊。”他话里的意思让莫筝的担心有了着落,可他不确定的语气又不能够让莫筝完全放心。

     “不认识吗?”她大概是在自言自语,全然忘了其实她还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 李海洋不以为然的说:“哎呀认不认识又没什么关系,好了不说了,我查了你的行程,今天没什么事,晚上我把他带餐厅去,咱们仨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 李海洋的话莫筝只是草草应付了几句:“哦哦,没事的话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 莫筝放下手机,她的心仍旧是不安的,这个陈晗升,真的和念展颜没关系吗?

     潜意识里,总觉得两人会认识,而且说不定,他们的关系还不错。

     但愿这个念头不会成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