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3 出府
    被叶茗悠这么一闹,几人间的气氛瞬间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赵襄原本还想提与叶家联姻之事,见叶辉脸色阴沉,也只得将那些话吞回肚子里去,琢磨着什么时候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 “说吧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送走赵襄,叶辉就将几人带到了大厅。盯着一身狼狈的叶茗悠,叶辉眉头紧锁,转身坐到主位上,头顶悬着一块“忠肝义胆”的牌匾,衬得他神情愈发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 “爹,是大姐……”叶茗悠正要将责任全推到叶茗欢身上,却见叶辉脸色一沉,下意识改了口,“不是,我本打算去琳琅院找大姐谈心,却不想那院子里何时多了一只恶犬,我什么都没做呢,那恶犬就一直追着我,爹,女儿都被吓坏了您还责问我!”

     叶茗悠扭头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院子里已经被制服的大黑狗,下意识往叶辉身边挪了两步,满脸的委屈,说完便低声啜泣了起来。再看她脸上灰一块白一块,发丝和衣衫都凌乱的样子,着实也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 叶辉见她这副样子,神情不悦,频频皱眉。好歹叶家世代为将,养出来的女儿不用像男儿那般骁勇,但也不能像其他女孩子一样,动辄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!

     瞥了一眼叶辉的神情,叶茗欢笑了笑,解释道:“爹爹,女儿总觉得最近后院有些不大安宁,便去王叔那里借了这只黑犬过来,却不想惊扰到小妹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 叶辉倒是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,只听她说后院不安宁,下意识问道:“需不需要我再调派些人手过去?”女儿的安危总是第一位的,他没能护她娘亲的周全,决不能也让女儿再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 叶茗欢听他这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她让月儿去王叔那里借犬,也不过是为了吓唬吓唬孙氏和叶茗悠,倒没想过要招惹那些家卫过来。

     “不用了,有它就行了。”叶茗欢指了指安分了许多的黑犬,看着脸色发白的叶茗悠揶揄道,“妹妹平时胆子最大,如今都被它吓坏了,可见还是有些用处的。”

     自从陈氏病故,老祖宗迫着他续弦娶了孙氏,叶辉心里对叶茗欢便越发觉得亏欠,因此对她千般万般地宠,生怕让她收了一星半点的委屈。

     原本就是闹剧一场,叶茗欢不同意增加守卫,叶辉也不强求,象征性地说了两人几句,就让她们各自散了。至于那只黑犬……叶辉想了想,也由着叶茗欢自行处理了。

     越过垂花门行至后院,叶茗悠一路都跟着叶茗欢,跟得她有些心烦。

     脚下一顿,叶茗欢面色不虞地:“妹妹还要继续这样跟着我吗?不怕它了?”

     叶茗欢朝跟在身后不远的月儿努了努嘴,叶茗悠脚下一顿,脸色明显又白了一些。

     琳琅院与潇湘院,一个在东一个在西,叶茗悠没理由一直跟着,看着黑犬讪笑一声,提着裙摆快速走了。

     目送走叶茗悠,月儿噗嗤一声笑了。她在叶府待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见到二小姐吃瘪,心中的愉悦简直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 叶茗欢看着她手里牵着粗粗的锁链,又想起方才在花园里她被这黑犬拖着跑的模样,有些想笑:“你今天的表现也是精彩。”

     月儿一头雾水,看着她心情大好的回了琳琅院,也不多问,只要小姐开心就好啦。

     经过上次这么一闹,赵襄暂时偃旗息鼓了不说,就连叶茗悠也没有时常过来打扰,总算是安安静静地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 七月初,天气愈发炎热起来。

     老天垂怜,前一天恰好下了一场雨,空气中的暑热消散了些许。

     没了叶茗悠的胡搅蛮缠,叶茗欢心情不错。这一日,用过早点,叶茗欢突然想到一个消磨时间的好办法——赶集!

     “小姐,这……有些不合适吧!”月儿不可置信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堂堂叶家大小姐、叶将军的掌上明珠,学着那些市井村妇赶集像什么样子!再说,市井街巷汇集了三教九流,什么样的人都有,若当真遇上些不法之徒,她与小姐如何能应付得了。

     “小姐,你看,最近天儿越来越热了,出去肯定受不住,还不如在院子里养养花儿、看看书什么的,是吧!”

     月儿试图说动她,可叶茗欢一旦决定的事,又岂会轻易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 二话不说,叶茗欢带着月儿出府了。

     叶辉也不阻拦,女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只不过,随行的人不可少,得保证女儿最基本的人生安全。

     是以,叶茗欢这一趟出府,原本只想借机看看外面的形势,去听些小道消息,却不想人多惹眼,反倒什么也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 皇帝脚下四处繁华,无论何时,大街小巷上都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 余光瞥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四个身强体魄的侍卫,叶茗欢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 凑近月儿,叶茗欢目不斜视:“月儿,你确定要让这四个人继续监视,什么也做不了?”

     月儿想回头瞅一眼,却被叶茗欢制止了。只得撇了撇嘴:“可是小姐……这里人多眼杂,万一出了事儿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叶茗欢心知,月儿的担心并非多余。

     这里靠近升平坊,正好是喻家府邸附近,她东走走西看看,最后拐到这边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 前世喻宛儿没少给自己下绊子,她与赵襄的关系更是为其提供了便利,甚至她将这种便利延伸到了誉王府。在赵襄迎娶自己之前,喻宛儿便已经在王府主事,这其间的弯弯绕绕她当初或许不懂,可她拿生命做赌注,换了一次浴火重生,怎么会还不明白这期间的一丝丝阴谋。

     “小姐,前面便离大慈恩寺不远了,那里香火旺人也多,恐怕过去不太安全。”

     月儿有些担忧,她总觉得小姐今日出来时另有目的,绝非简单游玩这么简单。可小姐又什么都不说,她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。

     未曾想,叶茗欢听了她这话却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大慈恩寺?

     正如月儿所说,那里人蛇混杂,要摆脱这四条尾巴还不容易?

     想了想,叶茗欢便道:“正好,这段时间我时常觉得精神颓靡,去寺庙敬个佛或许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月儿没辙了。看叶茗欢的样子也确实是有些疲累,也干脆依了她。

     大慈恩寺人声鼎沸,来来往往的香客络绎不绝,是皇城脚下最为繁盛的一处。

     萧锦臣今日刚回京,见到此处热闹,便也拉着他身边的俊秀男子往寺内走去。

     两人都容貌不凡、衣饰华美,但因皇城所处不缺乏名门望族和各种官家公子哥儿,便谁也没对这两人有过多的留意。

     “几年未曾回京,却不想变化这么大!”

     萧锦臣一路左顾右盼,好不稀奇,看着偌大、且装潢堪比皇家寺院的大慈恩寺,忍不住惊叹连连。

     青衣男子行在他右侧,心里赞同他的话,脸上神情却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 “青越,你此次回京祭祖,可有想过多停留几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