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12 有请
    (补更20160823)

     大约巳时,前院派人来请。由于这边都是女子,便统一安排在花厅就坐。各家夫人一桌,官家小姐另起一桌。

     喻宛儿挨着叶茗欢,面上笑得温婉,眼底却一闪而过的阴鸷。

     上一次,她慕名前往玲珑坊,为的就是这天香软丝裙。公孙玉却说这天香软丝裙不外销,可如今,这衣裳好端端地穿在叶茗欢身上,平白让她抢了这个风头!

     “叶姐姐,听说你上次受了伤,可是好全了?”喻宛儿挽着她的胳膊,满脸关心。

     叶茗欢缠不过她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痊愈了便好,可是……”喻宛儿抿了抿唇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叶茗欢疑惑,瞥了她一眼,却见她目光落在了一侧的叶茗悠身上。正要开口,却听喻宛儿喃喃道:“可是我怎么听说叶姐姐受伤,与二小姐有些干系啊?”

     这桌上都是些八卦心强的女人,之前也听到过一些传言,早前见着她们姐妹二人同时过来,还以为没有这回事儿。可如今被喻宛儿这番提醒,顿时所有人看叶茗欢二人的眼神有些戏谑。

     叶茗悠本就不爽叶茗欢抢了风头,如今这喻宛儿哪壶不开提哪壶,她能不生气?当即反驳道:“喻小姐,说话得讲求证据,你听信谣言污蔑我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不怕她生气,就怕她无动于衷!

     叶茗悠的反应正中喻宛儿下怀,后者娇笑一声,语气嘲讽:“是不是谣言,二小姐心中应当有数。”

     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

     有几个与喻宛儿关系匪浅的,此时便也一一附和上了。你一言我一语,刺得叶茗悠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 “你、你们不要欺人太甚!”叶茗悠怒了,却也忘了场合,起身指着喻宛儿便是一声责骂。

     花厅与主厅离得不远,离大院儿也就一条回廊的距离,里头有点什么动静外面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叶辉正在与官员们闲谈,听到这声音顿时一愣,侧身朝花厅扫了一眼,周围几名同僚也纷纷被吸引了注意力过去。

     花厅内的人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眼看着就要吵起来。

     叶茗欢皱了皱眉,看了眼周遭的夫人、小姐们,扯唇笑了笑,拉着叶茗悠坐了下来:“二妹别生气,问心无愧便好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是!二小姐既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,何必这么激动。”在座的都是官家女,有些事情点到即止便罢。

     喻宛儿嗤笑一声,朝叶茗悠睇了一眼。这个叶二小姐,当真是有头无脑的,如此经不得刺激。不过,这种人也恰好是最容易拿捏的,日后说不准还有用得上她的地方。

     当即便笑道:“许是我听错了吧,我这也是关心则乱,失了偏颇,还请二小姐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 叶茗悠正在气头上,哪里会再搭理她,于是乎这气氛便僵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可如此一来,在座的各位愈发觉得叶家大小姐举止得体,可叶二小姐当真不值一提了。

     风波平息下来,很快便有人请了老太君过来,丞相一家坐镇大堂,庭院内家丁女婢穿梭不停,热闹得很。席间欢声笑语不断,方才的事如同涟漪般消散开去。

     午宴之后安排了戏台,在丞相府东苑的点将台,大大小小的座位安排了不下三十张。

     叶茗欢不爱戏,也不懂戏,捡了个后排的座位偷偷走着神。

     戏台前男子甚少,叶茗欢本以为青越会去应酬那些达官贵人们,却不想一转眼看到他欺身在自己身边落座下来。

     他开口问:“灵儿呢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叶茗欢有些无语,他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?朝戏台下首的位置一点,道,“今日老太君寿宴,灵儿虽通灵性,可终归是个畜生,带过来总归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 闻言,青越唇角一抖。这丫头为免太能胡扯了一些,可是,他居然觉得她说的话有些道理!于是,青越点了点头,一本正经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叶茗欢哑口。

     青越有些失笑:“在下至今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 “公子请说。”

     “灵儿似乎与叶小姐格外亲近。”他途径昆仑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擒来这只小白貂,还没熟络几天,却被叶茗欢一个才见过一面的人“拐走”了,说不心痛那是骗人的!但,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 然,叶茗欢也无从说起。要说她与灵儿是前世的缘分,他会不会觉得她是在编造谎话骗人?

     “公子,老太君似乎在找你。”一抬眼,刚好瞧见老太君看了过来,许是见到青越,招来身边的侍女耳语几句,便有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 青越此时也起身,正要往台前走,却见那侍女朝自己行了一礼,继而与叶茗欢行礼道:“叶大小姐,老太君有请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不止叶茗欢出乎意料,边上坐着的好几个官家小姐都觉得奇怪,纷纷朝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 青越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,看着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 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眼底似有一抹戏谑。

     叶茗欢忍不住皱眉,却也而没有多问,起身朝那侍女颔首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 言罢,便随着青越和侍女往老太君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 身后留下一阵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 叶茗悠正懊恼,便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质疑:“叶大小姐似乎与青越公子甚为熟识?”

     “你问我我问谁?”叶茗悠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,却见她面上浮现的怒意,不由得一愣。方才这人还与叶茗欢亲热得紧,这会儿便翻脸了?

     喻宛儿压下心中的鄙夷,冷笑一声:“都说叶大小姐足不出户,怎么会与丞相府有所往来。”此刻见着老太君抬头打量叶茗欢,神情甚是满意的模样,她眼底逐渐漫上一层嫉妒,沉声道,“甚至,这么快便与老太君熟络上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茗悠似乎明白了什么,嗤笑一声:“喻小姐怕是不知,我这大姐本事大了。玲珑坊的公孙玉,和青越公子,哪个不是才见了她一面便瞧上了的。”

     这话听着酸溜溜的,喻宛儿突然笑了,拉着叶茗悠的手,眼里波光流转:“看来我与二小姐是为同道中人啊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地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