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6 打脸
    次日,叶辉前脚刚入宫早朝,陈青云的随从便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 来人一身蓝衣,身材瘦小,伛偻着身子看上去有些不正经的模样。

     门房昨日与他打过照面,此时倒也认得出来,只不过想着他是陈青云周身的人,顿时有些瞧不上。

     “叶将军在吗?”蓝衣随从不敢闯进去,垫着脚朝里面张望了几眼。

     门房小哥有些生气,挪了挪脚挡住他四处探视的视线,皱眉道:“我家将军早朝去了,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被挡了视线,蓝衣随从有些怄火,想发作来着,却一想他家公子还在醉仙楼等着,只得又卑躬屈膝了些,腆着脸讪讪一笑:“小哥,将军早朝几时才能回来啊?”

     “短则半个时辰,长则两三个时辰。”门房见他好似要赖着不走,有些恼火。这人怎么跟他主人一样没眼色的,昨天将军和小姐显然就很不待见这几人了,现在才什么时辰,这就上门来闹,还让不让人清净了!

     闻言,蓝衣随从有些沮丧。抱着拳在廊檐下来回走动,神情很是焦灼。

     门房被他晃得有些眼晕,不耐烦地摆了摆手:“行了,有什么事这么着急,将军下朝回来即刻便能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可……”可少爷那边等不及叶将军下朝啊,这都说了好几个时辰了,少爷那边可是半刻都耽搁不了的。眼下,可真是急得他额上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 门房见他这模样也确实不像是故意来找茬儿,心道:莫不是真惹什么麻烦了?

     念头一出,他便问了。

     蓝衣随从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回他:“少爷在醉仙楼跟人吵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不等他话说完,门房一声惊呼,差点跳了起来。这陈三少爷能不能让人省点儿心!从昨天分开到现在,这才几个时辰,他便惹了事儿!这倒是其次,主要是——他居然敢在醉仙楼惹事儿?!

     ——你家少爷脑子有病吧!

     这话门房没敢当着面儿说,一颗心窝火得要死。怒气冲冲地瞪了那蓝衣随从一眼,门房负气转身,丢下一句“在这儿等着!”便入了府内。

     可是,穿过游廊走到了垂花门前,门房脚下一顿——眼下,他要去找谁呀?

     站在门口纠结了片刻,门房抬脚往琳琅院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 按理说他该去找姨娘孙氏,可孙姨娘毕竟无权掌事,这府里头,除了将军,便只有大小姐说话最管用了。而且,陈三少爷虽然不招人待见,可毕竟是开云陈家的人——思来想去,这事儿还是找大小姐最为稳妥。

     琳琅院。

     叶茗欢将将起身,月儿与她备好温水梳洗,外头便传来了几声传唤。

     叶茗欢皱了皱眉:“月儿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月儿二话不说便出去了,见门房在院门口候着,似乎很是着急的样子。三两步走了过去,略微训诫了几声:“大小姐如今还在休息,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 门房一惊,见院子里头确实没什么动静,心道陈青云真是还是自己了,一边连连哈腰道歉。

     月儿素手一摆:“说吧,一大早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 “是陈三少爷……”门房苦着一张脸,把陈青云随侍过来找叶辉的事儿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 闻言,月儿又忍不住蹙了蹙眉。这陈三少爷怎么回事,这才入京几个时辰便惹上事儿了。如今将军不在府上,这不摆明了给小姐添麻烦吗?

     但这事儿她又不能瞒着,若那陈三少爷当真出了什么事儿,好歹是小姐舅家的人,到时候将军怪罪起来,也够她喝一壶了。

     思及此,月儿让她候着,自己折身入了院内,与叶茗欢汇报去了。

     思来想去,叶茗欢起身,吩咐道:“月儿,你随我去一趟醉仙楼,院子里让品香看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月儿先去回了门房的话,让陈青云随侍暂且等着,待叶茗欢梳洗完毕,这才一行人往醉仙楼去了。

     叶茗欢到醉仙楼的时候,约近辰时,可这一大早,楼里便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 一楼大厅里已经围了好几层人,叶茗欢站在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的争吵。

     站在大厅中央,陈青云一副跋扈的模样,扬着下巴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:“冲撞了本公子就想这么走了?你知不知道本公子是谁?”

     他对面的是一个锦衣墨袍的年轻人,玉冠银带,身材颀长,叶茗欢被陈青云随侍带进内场,刚好只能看到他挺拔的背影。

     叶茗欢莫名觉得有些眼熟。脑中思索,却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 陈青云本就觉得自己一副“我最帅”的模样,如今见着他手底下的人居然将叶茗欢请来了,愕然了一下,须臾便又恢复了常态,甚至比先前还要目中无人一些。他似乎觉得这样更能显得自己高大英勇。

     叶茗欢一副看白痴的模样,着实不想理会他。

     “哎这好像是叶家小姐?”很快,围观的人里面有人认出叶茗欢来。

     “叶小姐?”周围的人忍不住瞅了几眼,惊艳之余,又道,“喏,那谁不是自成开云陈家人么,那可是叶小姐舅家的人,这叶小姐过来是来赎人的吧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随着叶茗欢的到来,围观人群里面顿时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 那锦衣墨袍的年轻人顺势回头看了一眼,眼底闪过一丝笑意,快得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 仅是一瞥,叶茗欢心里便有了底。这人,便是昨天在大慈恩寺后山见到的,虽说当时没能看清他的正脸,可这般气场,与昨天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 这人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,更有甚者,他可能在这偌大的京城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陈青云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 陈青云本以为叶茗欢是为了自己来的,可没想她就进来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,其余时间,她的目光一直都在自己对面这个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 不过……论样貌、论气场、论品味……他似乎确实比不过这个人!但是,这不是他需要屈服的理由!

     “表妹怎么过来了?”陈青云生怕别人注意不到自己,开口便将叶茗欢拉到自己的立场上来。

     叶茗欢不过瞥了他一眼,视线从锦衣墨袍的男人身上划过,淡淡道:“听说表哥惹了乱子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只是看看,并不代表她会干预。

     叶茗欢一句话,便将自己与陈青云划清了界限。

     闻言,男人嘴角勾了勾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陈青云噎了一口气,但碍于叶茗欢的身份不好发作,但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自己的台,让自己脸面挂不住,陈青云并没有打算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 “表妹这是什么话,分明是这人撞了我还一声不吭就走人,我不过是要为自己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 噫——

     围观之人闻言不禁纷纷露出一抹鄙夷,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!他们方才看得清清楚楚,这位锦衣华服的公子好端端在那坐着,是这位陈公子过去撞翻了人家的茶盏,却反倒诬陷他人冲撞了自己,这脸可真够大的!

     叶茗欢一看众人的表情,猜也猜得到陈青云在说谎。

     不再理会他,叶茗欢上前几步,在男人跟前站定,声音很轻,听不出什么情绪:“愚兄初来乍到,冲撞了公子,还望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,不与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 好一个帮理不帮亲!

     叶茗欢这一举措,为她拉了不少好感度。

     陈青云则是直接铁青了脸色:“表妹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是在说我无理取闹?”

     叶茗欢实在不想与他多费口舌,只回了句:“利人者,人亦从而利之;恶人者,人亦从而恶之。”

     一言既出,获得无数喝彩。

     陈青云自然知道她是在告诫自己不要再多生事端,心知自己这次得不到好处,陈青云负气地别过脸去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陈青云不再闹,众人也没热闹可看,逐渐散去了。

     月儿跟着叶茗欢,见她如此淡定,看得眼睛都直了。此时见她转身要走,月儿也立马跟了上去,满脸崇拜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