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7 收养
    陈青云自觉没脸,负气冷哼一声,转身上楼了。

     叶茗欢视线顺着他往二楼瞥了一眼,却是没见到她那个二舅出来。想来应当不在这边,否则,以陈东察言观色的本领,他不会让陈青云这么放肆。

     “我的小祖宗,您可别跑了!”叶茗欢才没走几步,身后便传来一声呼喝,紧接着便是一阵乒乒乓乓打乱盘子、杯盏的声音。

     这又是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 叶茗欢正欲转身看清发生了什么,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纯白的小身影,继而怀里便多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,而在它方才飞扑过来的方向,有个蓝衣小厮正朝这边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 月儿一见着小东西居然横冲直撞扑到叶茗欢身上去了,立马上前就要将它抱出来。可那毛茸茸的小家伙机灵得很,在叶茗欢怀里左避右闪,硬是没让月儿抓住。

 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还抱着它啊?”抓不到它,月儿气得脸都红了,却见叶茗欢抱着它似乎很欢喜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青越也还站着,看了眼窝在她怀里一脸享受的小白貂,神情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原本追着小白貂的蓝衣小厮见状,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做,站在原地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 叶茗欢看怀里的小白貂看得专注,自是没注意到跟前主仆二人的神情。抬手抚着白貂的眉心,喃喃道:“灵儿——”

     怀里的白貂闻声,竟是伸了伸头,蹭着她的手心十分享受的模样。

     月儿都看呆了。这小家伙还真是自来熟!不过,看它呆头呆脑的模样,好可爱啊!

     叶茗欢被它蹭得手心有些痒,低头逗着它,竟是吃吃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她今天一身鹅黄绸衫,较之昨日多了几分灵韵。三千青丝柔顺如瀑,在她颔首间滑落在胸前,衬得她脸上的肤色更加白皙,却又闪着一丝丝不正常的白。烟眉秋目,凝脂粉唇,青越看着她尖尖的下颚,无来由地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她笑起来很好看,双颊边若隐若现的梨涡,使得她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叶茗欢抬起头,与他来不及收回的视线交缠在一起,心里莫名有些慌。

     两人旋即转移了视线。

     叶茗欢作势低头又摸了摸白貂软软的后背,想着刚才追白貂的人就站在跟前,还叫这人少爷,想必这只貂该是他的吧?前世一直跟随着自己的白貂,是不是也有可能是他的?

     “很可爱的貂。”叶茗欢伸手将白貂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 青越没接,看着安心享受着她安抚的白貂,有些失笑,道:“叶小姐既是喜欢,便赠给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 想着她方才脱口而出唤自己这只白貂“灵儿”,青越有些晃神,视线逐渐从白貂身上挪到了她纤细的指尖上去。

     身旁杵着的小厮闻言惊愕,这白貂可是少爷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,这一路上宝贝得不行,如今轻易便送人了?视线懵懵懂懂地在这两人之间逡巡,他似乎悟到了些什么,先前萎靡的脸色瞬间容光焕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叶茗欢听到他的话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若是算上昨天,他们这才见过两次面。这白貂看着就知道是个稀有的,他如此大方便送给她了?

     “受之有愧,还是物归原主。”他态度越是大方,叶茗欢便越觉得收不得,伸手便又将白貂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青越依旧站着没动,他边上的小厮见叶茗欢铁了心要还回来,犹犹豫豫地便伸手接了。可这白貂在他臂弯里待了不足三息,便又跳了出去,一个弧跃便落进了叶茗欢怀里,扭着屁|股在她怀里摆了个舒服的姿势,便闭着眼享受去了。

     几人都被它这一举动惊到了。

     月儿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小姐,它似乎是看上你了啊!”

     此话一出,月儿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,但是又说不上来,索性抿了抿唇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青越倒是觉得好笑,怎么觉得连她身边的婢女也有趣起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叶小姐权当帮我收养一阵子,等它什么时候愿意回来,我再派人去接久好了。”

     她收着白貂倒也没什么不妥,只是,替他收养这话……她怎么听着有些别扭?!

     “在下青越。”不等她回绝,青越朝身后的小厮示意一眼,两人便兀自出了醉仙楼。

     叶茗欢站在原地没动,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自我介绍——青越!

     当朝丞相青睿德高望重、选贤与能,膝下一子,名曰青越。相传也是个出色的人物,只是近些年在京城,她很少再听到有他的消息,不知这人隐身匿迹了这么久,怎么又突然活跃了起来。而且,他这一大早怎么会在醉仙楼待着?

     心中突然多了诸多疑问,叶茗欢揉了揉眉心,转身也欲带着月儿回府了。

     这才将将走了没几步,身后又是一声招呼:“叶小姐留步。”

     叶茗欢眉头一拧,今天这是怎么了,一大早不能消停了?

     一转身,却是萧锦臣。

     叶茗欢这一次倒没叫他名字,见她往自己方向走来,只是稍微颔了颔首,以示礼节。

     看着她怀里的白貂,萧锦臣眼里闪过一抹戏谑。

     方才青越与叶家小姐站在那里许久,一举一动他都有看在眼里呢。只不过,青越居然会主动与人示好,还是对一个女人示好——萧锦臣表示很意外。

     “有事?”萧锦臣叫住她,却又不说话,眼底那一抹戏谑她看得一清二楚。叶茗欢有点不喜欢这样被人注视,淡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萧锦臣扬了扬眉,心道,叶家小姐性子着实太冷淡了,似乎与以前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 “醉仙楼打开大门是做生意的,萧某希望叶小姐能劝劝陈三少爷,今天这种情况下次勿要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 萧锦臣一开始也只是想随意与她搭句话,但他没想到叶茗欢态度十分认真:

     “他若是再惹出什么乱子,少东家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。开云陈家,还没有厉害到在京城肆意妄为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 如此大义凛然,倒叫萧锦臣不知道怎么接话了。

     张了张嘴,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,只能眼睁睁看着叶茗欢抱着白貂转身离开了醉仙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