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三十章:他是被自己炸死穿过来的
    段星琴赶紧跑过去,然后摘下自己的耳环,抖了抖,耳环既然在女子的伤口洒出了粉末:“这是止血的,等太医…”

     话没说完,这个男人抱起这女子就朝外面奔:“没事的,我带你去找落蓝!”

     “这是谁啊,我们怎么没有见过这两个人?也是外史?”

     “哪国的?”

     “应该是用人吧?”

     听到这群人的议论,段星琴跟风云墨赶紧朝那个离去的身影追:“这个人不是宫里的也不是外史!”

     那他是谁!?段星琴跟风云墨追到一条分支路口,无奈两个人只得分开,血腥味…是朝左边的路口传来渐渐淡去,段星琴马上喊住朝右边追去的风云墨:“这边!”

     经过体训的段星琴跑步比风云墨要敏捷的很多,就连风云墨都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那个天天呆在府内,曾经还是个傻子的大小姐,这女人要是练气轻功绝对不输于他之下。

     很快地段星琴便追上刚才跑掉的男人,只见那个男人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可还是在跑。

     “樱染,放我下来…”

     段星琴听到那男子怀中的女子发出了男性才有的声音,感情怀中的女人是个男的!?那他不背着干什么用公主抱啊,可现在不是纠结这事的时候了,因为她发现这周围似乎没有人,就连侍卫都没有,他们是想引谁过来?

     想到这里段星琴停了下来,等到风云墨跑过来她感觉将风云墨拖到角落,顺便捂住他的嘴巴压低声音道:“别出声,他们好像在引什么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 “血…”

     “叽叽叽叽…血”

     什么声音,段星琴跟风云墨两个人同时一愣,这声音伴随着像一群蜜蜂汹涌而来的噪音,是什么东西,绝对不是人!

     知道这群东西的可怕处,段星琴硬是将风云墨按在角落两个人躲了起来,刚才那个走道一阵黑雾冲了过去,太可怕了,贵妃既然养了一群这么让人发毛的东西,那两个人能不能平安活下来?

     估计风云墨也是反应过来了,他沉默的盯着蹲下来似乎在掏着什么东西的段星琴,这个女人好像知道的比自己要多很多,自己一个王爷居然…还想将皇上拉下台,让江山稳定起来,可现在似乎有出乎他预料之外的东西存在,可是如果再不动手,照皇上那样下去,不出一年这个云阳国就会被人攻陷!

     看出风云墨在想什么,段星琴边掏着她带出来的符纸边道:“你放心,这皇上坐的比谁都稳,只不过会血流成河而已。”

     没错,贵妃养这群鬼肯定皇上也清楚,甚至他们想引发战争从而又得到一个国家的联谊当备胎,战场上避免不了血流成河,如果这时放出小鬼吸食血液后果可想而知,如果他们计划不成功,便可以请求联婚的那个国家帮忙,等他们霸占了四国再将最后一个帮他们的国家吞尽…这只是她的猜测,但无不可,不然为什么将来使跟王爷们看似因为皇宫出来命案要调查而留下,其实就是不让走,而且开始对来使动手了,那两个人估计是知道才来救人的,所以把一群小鬼引开。

     “没想到会那么多…”

     外面传来刚才那两个人的声音,段星琴将头探出,发现他们已经被一群黑色的东西包围成了一个球形状态,看了看手中的符纸回想起第一次知道鬼姬是鬼,想试试现代的时候去庙里求来的一大贴符纸能不能制服贴鬼姬,虽然对他不起作用,可她记得鬼姬说过:这符纸对我可是不管用的。

     她带出来只是怕遇到什么事情逼不得已拿来死马当活马医的,可面对现在发生的事情,这些东西有用吗?他们还有救吗?会不会连她也一起被拖下去?

     是的,她在犹豫,她不是救世主见谁都救,自己命都不要,可对方似乎懂一些什么,救下来估计能找出很多线索…

     “宸樱染!开灯!”

     只听一声怒吼,黑暗的四周忽然被一道橙色光明照亮,周围的东西发出了诡异的声音,似乎对着光非常不适应,那些黑乎乎的东西赶紧离开了他们,远远地躲在没有光的地方等待着灯光再次的熄灭而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风云墨推了推似乎石化的段星琴,只见她微微动了下嘴巴手抖了一下,看似好像被吓到了,可她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忙,像…遇到了久违的亲人…?

     他们用的是现代的设备,那是比较大的灯!宸樱染…这不是她穿越前几个小时上新闻报道,被自己发明的东西炸死的博士吗!?

     “涟荌怎么办,这灯维持不了多久!”

     “拿着它慢慢走!”

     什么东西?段星琴皱了皱,刚才某个角落似乎有个什么被等照射后反光了一下,从照射到左眼下方的角度,应该是…暗楼台…那里有个人拿着剪好像对准了他们那边,面准的角度是他们的灯!

     真没想到一个瘦小的贵妃娘娘也能将弓箭拉开而且那么地到位,只不过你以为你能得逞吗!段星琴的眼睛一直盯着暗楼台那位贵妃手中的动作,步伐开始往他们那边跑还不忘叮嘱风云墨:“你给我呆着别动!”

     “咻—”

     箭在空中因为速度发出了鸣声,有灯光的帮助她能感应到箭的位置,左边一点,本以为可以空手接住,接近的时候发现这只箭比普通的不一样,上面都是刺搞不好还有毒!真的是什么都做的那么精细,段星琴迅速一个翻身手撑地身子随之转了下,箭便被段星琴踢飞稳稳地扎在了右边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别动!”段星琴躲着那些“东西”的袭击,地上一个翻滚便滚到了他们面前,接着将符纸贴到灯上面可是没有粘性,索性在涟荌身上抹了一把血粘在灯上,瞬间几只闯进来的小鬼变成了紫色烟化成灰烬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是刚才那个涟荌止血的姑娘吗?”宸樱染看着刚才费了那么大功夫依然面不改色的段星琴问。